对我来说一部漫画/动画失去其魅力最直接也最明显的证据就是不会再数着日子等更新(连载ver.),迫不及待想看下去看完痛快淋漓又怅然若失(完结ver.)。

最近让我有这种感觉的,前者是鸣鸟现在依然翘首企盼老师每(几个)月的更新,后者是微忧前17卷一度激励我每天快速完成手头作业只为了能多点时间看它,然而长达26卷的页数更加凸显了台词冗长分镜莫名其妙人物表情生硬画质模糊等缺点,后面剧情模式又都差不多和好想急死你的感情线以致卡在19卷看不下去了……但我形容后者时内心的参考标准显然是Bakuman,这部让我从头爱到尾结局带给我的感动和最初的心情除了更加喜欢之外没有丝毫改变的漫画。

其实我一开始是想先说...

- How does the story begin?

- Badly.

- And then?

- It gets worse.

- How does it end?

- They both make triumphant,happy endings.

- Brilliant marriages?

- Incandescent marriages,to very rich men.


写自己想写的不就好了,只要语句通顺看得懂不就行了。有时候费尽心思想换一种更高级的表达式,词汇量没有积累到信手拈来的程度,反而看着别扭。语言是用来表达而不是装腔作势的。

这种时候就怕cp厨出来找存在感,本来是银时自己的事非要扯上十四。说的好像十四是为了他而生的一样…别闹好吗,安政大狱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跟人打架呢。再说,遇到困境的时候就想着让相方来拯救的想法也该适可而止了,心疼他是一回事,但你喜欢的这个男人未必是这么软弱的角色吗?银时的情况以为单靠一个cp的治愈就能好吗?除非这事没发生过不然他终其一生都不可能得到救赎。背负着这些痛苦活下去的他们的背影,才正是我喜欢他们的原因啊。

看了点8059的文,那个年代(?的同人质量…还真不敢恭维。记得很早以前玩过一个27中心的AVG游戏,虽然那时候没什么cp概念也坚持只通了59线…。
对狱寺感觉挺复杂的,放现在来说不像是我会喜欢的角色,以前一起追家教的基友也说不明白我怎么会喜欢狱寺。别这么伤人啊?59也是有优点的好不好?兼具傲娇和忠犬这两个可以自成一对cp的属性却毫无违和感,脸长得好头脑好家境也好,我一度觉得除去27专属的忠犬模式之外他跟凛凛还蛮像的。
扯远了,突然想起山狱的原因是想从里面找点KA的灵感。才看了没多少就发现不具备参考价值,毕竟Akira跟狱寺不一样,Keisuke跟80也不一样。
Akira人还挺单纯的,应该说那种成长...

埃及一夜里对花花好感度MAX的一个地方是他跟承太郎闹别扭那儿,不想让其他人为难还是同意跟太郎挤一张床,最后还主动跟太郎道歉化解了僵局。该说是坦率还是懂事呢…两者都有吧,花花真是个顾全大局的好孩子啊。被同伴怀疑那次也不是想一些有的没的给自己添堵而是冷静下来思考对策更没有责怪他们不信任他的意思。又是一个平子ver的圣母角色啊。(非贬义)
不给人添麻烦,比起依赖别人更倾向于独立承担,这种人通常都具有约束自己的性格。所以有的时候也会被冠以爱逞强,傲娇,禁欲系之类的帽子。但我还是坚持不使用这些批量生产的标签来定义他们。啊,这么一说至今为止除墙头外真正让我有相当程度上喜爱的角色——十四也好,冰室也好,Akira...

目前进度 严格来说只剩下隐藏线了

无意中打通过命苦叔和椅子的be,感觉很…微妙,像是在看着不同的故事一样没什么实感。不像通狗血be线时被虐的死去活来。
刚才认真地想了一下,也许是因为这里的be和he太依赖于熬巴的能力和角色的主观情绪,想得开就he想不开就be。羁绊感不是特别强,he还能说得过去,be的话就显得有点为了be而be了。而且每个be都是类似一起堕入地狱这种猎奇暗黑向,除了感官刺激也找不到别的词形容了…。不过本来he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感官刺激。_(:3
说真的,不管N+C是出于什么原因没给狗血做FD我都要感谢他们……无法想象看到那样的akira我的心情……

我多想akira能有个像颗粒儿这样的攻,不求回应地对他好为了保护他...

© 従属人間 | Powered by LOFTER